邓楚涵邓燕婷|玫瑰日记:不来往也是一种境界-玫瑰社


邓楚涵邓燕婷|玫瑰日记:不来往也是一种境界-玫瑰社

邓楚涵
点击上面蓝字关注“玫瑰社”?
2017/2/23-2017/7/28
这一周混乱,疲乏而又忙碌,就连刚刚过去的日子都对不上号了。

主日
这是我最有规律的一天。一早起来,沿着乡道去教堂。
夜的陰影已經消逝,曙光開始照耀大地,要参与弥撒,歌頌全能的上主,求主驱逐焦虑不安,賞賜救恩与所需,願慈父的照顧,永不撤除。
今天读经二,真是犯二了,临末竟忘了说: “上主的圣言。”台下一片静默,多得修女在下面帮我说了,众人才应答:“感谢天主! ”
弥撒结束后向神父检讨,他说不怪你,书上没写这句。但我脑里应该有的,那么耳熟能详的一句话,居然失忆,求主宽恕。大家说,是因为起得太早。好吧,不作多想。

周一
狂犬病的新闻让人闻风丧胆,包括我也是害怕的。但对于一些正常的狗狗,不能一竹竿打死。正如不能因为有杀人犯,就把人类都灭掉一样。但远离狂犬和警惕坏人一样重要。
周二
醒来嗓子疼,拔了窗下迎春花旁的野生苋菜滚咸蛋汤,顺手清理了一下白栅栏旁的杂草,剪了香茅,起了紫背菜。邻院的扶桑花和竹子极富侵略性地伸了过来,一直是我们自己修剪,因为他们足不出户,不太整理院子,不知道有植物摧枯拉枝的爬到邻家。
我连枝带梗剪掉一大堆,抱到外面垃圾箱里时,心里掠过一丝不爽,但转念一想,我的番薯藤不也攀到人家的罗汉松上面去了吗?人总是看到别人的侵犯,忽略自己也侵犯别人的。
圣经说:“你們不要判斷人,免得你們受判斷,因為你們用什麼判斷來判斷,你們也要受什麼判斷;你們用什麼尺度量給人,也要用什麼尺度量給你們。為什麼你只看見你兄弟眼中的木屑,而對自己眼中的大樑竟不理會呢?(玛窦福音7.4)
刚搬来时,试过跟做网商的邻居打招呼,但他们不爱说话,日夜门窗紧闭。不知是不是被本地人欺负过,伤透了心,又或是太忙,做生意分秒必争。我不应猜测判断,因为在主眼里这也是罪过。
也好,不来往也是一种境界,存在就是合理的,偶见棉花寂寞,喊它两声,也当是打了招呼。棉花是他们关在后院平台的一条萨摩母狗,去年来时,还见它是小宝宝,现在长大了,很乖很友好,它一直在外面木平台上呆着,不允许进屋。跟我们家四只狗狗互动不多,但已形成默契,彼此不理不吠,非敌非友。
代他们清理竹子时,发现有嫩嫩的竹心,顺手拔了几根,再剪两段香茅,放在铁壶里烹,清心消暑,口吐幽香。
看,这不是很美好吗?

周三
晚上去书记家喝茶,看到鱼池边粗壮的龟背竹梗子上,趴着一只树蛙。因为蚊子是我大敌,所以吃蚊子的益虫都被我视为盟友。它们常常倒挂在客厅落地窗上,腮帮一鼓一鼓的。爱美丽回来那天,有一次在后院水池洗大拖把,里面居然跑出个蛙宝宝,差点没把它绞死,她拿水勺把它轻轻地放到草地上,对昆虫,她也开始不怕了,但蝴蝶除外。
闺蜜说太可爱了,想起小时候抓了好多青蛙给猫咪,现在好后悔。我说我连壁虎都养着,有次从外面转动着的洗衣机里,救出一条在皂液里挣扎求存的大壁虎,马上放水里清洗,就差没给它人工呼吸。

周四
路过广州,在麦当劳打包了个6元早餐,1杯咖啡+1个小馅饼,一边吃,一边想:这怎么挣钱呀。刚擦干嘴角的咖啡,就看到麦当劳的负面消息。好在没吃冰淇淋。
看到滨海大道边上有一棵长得出类拔萃的树,在闹市中孤独伫立,很有风骨的样子,视为同类,拍下来,才被告知是天线宝宝!久不进城的农妇实在是太单纯了。
周五
时间不够,早餐和午餐都在港大医院里面的一品轩吃,这次和爱美丽一起,娘俩一边等看病,一边谈她明天在华侨城OCT色界艺术空间举办的《这个夏天爱美丽》影展细则。
还是吃那款鲔鱼包,好过麦当劳汉堡,咖啡就不好说了。

傍晚带叉叉和豆豆夫妻俩到诺德宠物医院打狂犬疫苗,老板娘胡姐姐还记得5年前多比在这儿安乐死,这是她开店7年唯一一宗宠物安乐死,她当时也泪流满脸,是个好人。
她带我到后面新开的宠物店里,很大,像个咖啡厅,门边的笼子里,放着一只在斗牛场上赫赫有名的英国斗牛犬,大热天的,像穿了一身毛衣,好憨,才8个月,跟半岛律师家的很像。
晚上和肖老师他们吃饭。饭后身体不适,被送进南山医院。
心情沮丧得像一条狗。(待续)

上期回顾
邓燕婷|半岛日记 :只要活着就值得欣慰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作者简介
邓燕婷,作家,媒体人。曾任羊城晚报.新闻周刊采访部主任、深圳青年杂志社采访部主任、深圳晚报首席记者,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《出租爸爸》(同名电影正在拍摄;以它改编的电视剧《我爱男保姆》已播出)、《猫看见》、《第十九洞》、《请你抚摸我》、《禁止拥抱》、《为爱分手》;散文集《散珠儿》;长篇纪实文集《绝对真实——邓燕婷采访手记》;散文《欧洲札记》获全国晚报副刊作品一等奖。
苹果用户可按二维码给作者打赏▼